【吴晓洋博士】 婕斯,自我健康管理的回归

吴晓洋博士介绍: 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专业,后在中国中医科学研究院硕博连读,攻读中医基础理 论医学博士学位,是国内最早利用 药物代谢动力学方法研究中药复方作用机制的先行者。 2003年互联网兴起之时,被聘央视 国际网站健康频道主编,参与《健 康之路》’《中华医药》、《大话 养生》等央视品牌栏目的策划。 央视期间,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 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 口基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达成合作,开创性将全球最先进公众健康传播理念引入国内媒体平台进行传播。   谢谢大家,今天下午能够来参加这样的一个线下沙龙分享,刚才在后台我还是难免有点小紧张,今天的朋友真的很多,刚才主持人也介绍了我的一个大概经历,正好跟我们今天下午想分享这个主题是有关系的。 了解我的一些朋友都知道,我是读中医学,拿到医学博士。博士毕业之后,居然转行去了CCTV。当时刚刚建立的CCTV国际网站,担任了第一届健康频道的主编。我怎么会弃医从文?其实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个我觉得是可以今天讲的,大家想一想,我毕业那年是2003年,我们正在经历一个什么样的事件,大家记得吗,非典。如果说我们去回顾的话,其实国内的健康传播在2003年前后才真正深入到百姓心中的。 我之所以选择弃医从文,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当时看到一个现象,很多医学专家试图在媒体平台做健康传播,但是医生不懂传媒,而记者懂传播,但他们不懂医学,所以他们之间互相对话,有很多信息传递是不到位的,我自己一直自封是一个文艺青年,当时我在想,我能不能用我文艺方面的天分,加上我的医学知识,好好的去做健康传播这个事情,这是我当时第一个理由。 后来当我做婕斯的时候,2017年从拒绝婕斯到认可,到后来参加了很多这种线下沙龙的一些分享,很多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其实我自己把婕斯当作一个公益事业来做,很多跨团队的、没有业绩关系的这种合作我做了应该不下百场。在这过程当中,有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主任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有一次我做完沙龙,他打电话跟我说,“吴晓洋,你就大胆的去做婕斯的推广工作吧。你要知道,你所做的事情并不是在分享一个产品,你其实在做的是一个老百姓的健康观念的教育工作。”当时这件事情跟我内心的一个驱动力,我内心的WHY找到了,因为跟我当年弃医从文一样,也是想把真正健康的东西告诉普通百姓,如何能够管理自己的健康。 我今天的主题是:婕斯,自我健康的一个回归。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其实是要在一个更大的时代背景下来谈,这个背景是互联网时代。我们都知道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后,会让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其中互联网有很大的一个特色,叫做去中心化,大家明白这个词的意思吗?去中心化,就是每个人,当你有一部手机的时候,你可以拍视频,并发表任何的言论,过去可能是一个电视台做的事情,而现在你只要有一部手机,有互联网,每个人都可以来掌握这个权利,这是互联网带来的去中心化,也叫互联网的赋权,每个人有更多的权利来表达自己的声音,还有互联网能帮我们完成很多过去在传统模式无法完成的事情。但是在互联网已经进入大概有十年以上了,有一件事情其实蛮可悲的,当互联网让每个人开始享受到去中心化被赋权的能力之后,我们最关心的健康问题,在互联网时代却没有去中心化。为什么? 因为我们每个人可能会有很多智能终端,采集很多我们的健康数据,但健康数据跑哪里去了,跑到某一个大中心平台上去了,由一个AI的计算机,或者某几个专家告诉你,你身体好与不好,其实你依然对自己的健康没有掌握权。今天我们通过这一台摄像机连接互联网,我们一个会场就跟天南地北都连接在一起。现在可能在广东,在海南某一个角落的人,他通过互联网跟北京协和的专家,可能只是一个微信的距离,互联网会让我们跟过去失缺的医院、医生离得更近,于是乎我们更愿意去找医院,找医生去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没有去想到,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有一种更多的可能性——我们健康的主动权可以回归到我们自己身上。 这个话题从何谈起?2017年,大家听过我那个鼻炎的故事,拒绝八个月的故事,当我认可婕斯之后,从2017年到2018年上半年,我做分享的时候,我更多是这么去讲婕斯,我说:婕斯产品真的很好,它是一个飞跃,打一个比喻,就是从诺基亚时代到苹果智能手机时代的一次飞跃,这个话题我讲了一年多。后来不断的积累线下跟大家沟通、反馈的素材之后,从一八年年底到一九年的这个时候,我的认知开始上了小小的台阶,我愿意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婕斯:婕斯它不光是一套很好的产品,它更多地是在互联网之下,我们每个人可以回归到自己健康管理的主动权,这个话题将是我今天下午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内容。 前情回顾 因为前段时间已经来过一次,所以我们做一个前情回顾,我们上次主要讲的是婕斯公司是一个在这个时代最会跟细胞对话的公司,它通过互联网把全球目前顶尖的、在抗衰老的细分领域的一些专家签在这个平台,而且把他们终身的研究成果放到这个平台,全球共享、全人类共享。婕斯这家公司,我会认为它是一家有科学态度的公司,它并没有堆砌一堆产品在这上面,它通过一个很好的互联网平台,因为掌握最好的现金流,最优质的商业模式,它有可能跟全球最顶尖的专家合作,拿到全球领先五到十年最好的一些生物技术的产品。但它并不是把产品直接拿过来就卖,而是有一个专家团队来进行打磨。这个打磨是基于他们对抗衰老的认知,叫做产品布局。人体固然复杂,但抗衰老的环节不过就那几个,所以他们在抗衰老的环节上进行产品布局,形成一个非常完备的产品体系,而这套体系通过互联网让我们人人可以共享。 你是否需要日常保健品? 开展今天的话题之前,我们先去讲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们是否真的需要日常的保健品?我们需要吗?我们现在觉得需要,但我们如果经历过今年春节前后那场风波,当时有人会说这么一个观点,说所有的保健品都是骗局,看过这篇文章吗?很多伙伴看完之后就在大斯兄上留言,我们怎么就成骗局了?我说中国哪有这么多的骗局,说点事就是骗局。你去想想其实所谓的骗局是什么,是时代发展了,你用旧有的逻辑,你理解不了了,京东你去搜,京东是骗局,淘宝你去搜,淘宝也是骗局。但其实真正骗的是我们自己落后的一些观念。 我们就拿一个简单的事情来说,一双皮鞋,你买到之后做与不做日常保养,你使用一段时间之后,皮鞋所呈现的状态会一样吗?一定是不一样的,我们再往前讲一步,如果有一天你花十万、百万买了一双意大利顶级的、奢华的小牛皮皮鞋,那个时候你可能潜意识都会去想,我这么奢华的一双皮鞋,国内的鞋油都不能跟它匹配,你就想买一个最昂贵的鞋油,对吗?如果一双皮鞋价值十万、百万,你都有这样的小心思,那我问,你健康的身体价值几何,它值不值得你去保养?所以这件事情你不要听别人怎么说,你自己要有一个观念,用你的观念去辨别,哪些事情是对的,那些事情真的是骗局,而且刚才我们说的自媒体的这篇文章,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三四月份的时候,有一个官方媒体出来正式辟谣了,那又是一个乌龙事件,认为别人是骗局的,其实自己是更大的一个骗局。 你到底“缺啥”? 第二个要讨论的是,我们会说婕斯的保健品是经历了我们人类历史上保健品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一个跃迁。在婕斯出现之前,我们不能说原来那些保健品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它还是很有意义的,它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营养补充上的一个帮助。但是我会认为,传统的营养保健品,它只赋予我们一个买与不买的权利,但他们没有把一个真正健康的权利交到我们每个人手上,为什么呢?当你出现亚健康的问题,你觉得身体不好了,一个普通老百姓,从何判断我到底是缺A还是缺B,还是缺C,你依然要去找专家,找医生,或者找某个销售代表去问,你能告诉我缺啥吗?人家说你缺A,你就买A,人家说你缺B,你就买B,所以对普通大众而言,传统的保健品,它是提供了你消费的可能,但依然没有把健康的主动权交到我们每个人的手上。 我所笃定婕斯的价值 我为什么如此笃定婕斯的价值?如果做一个类比的话,传统的营养保健品,是别人认为你缺啥,你就觉得你缺啥,想想是不是这样子,如果把我们的身体比喻成一个花园的话,我觉得婕斯更像一个花园园丁的培训学校,在我上一次课堂我分享过,在婕斯是需要学习的,学习力是第一生产力,那你参加这个沙龙来学习的目的是干嘛,它相当于给一个苗圃、一个花园的工匠的培训,你需要一个小铲子,除除杂草,你需要一个龙头浇浇水,你还需要施点肥,播点种子。他告诉你一套方法和一些工具,你按着这个方法和工具去做之后,假以时日春暖花开的时候,你这个花园就会春季盎然。所以婕斯的价值是什么,它并不是通过一些营养元素的给予,去干预你生命的进程,他是给你一套方法,恢复你自己生命本有的一些自我修复的能力,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命题。 关于生命,其实“我们”了解还很有限 关于生命,其实我们的认知还是很有限,这张图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最近也知道,现在全人类已经看到了月亮的背面,火星的背面,甚至是金星的背面。所以科学家说,随着对外太空的了解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人类反而会更恐慌。因为对外面的宇宙了解越多,我们发现对自己的身体却知之甚少,所以我们对我们自己了解还很有限。 有人就会怀疑,说我们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了解很有限呢?医学的昌明,让我们对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脏器、每一个营养元素是如何作用于身体的,我们都能了解很深入了,你为什么还说很有限?你说的没有错,我们对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脏器,每一个单体成分,我们研究确实很深入,但是对点的了解不代表对面的了解,对面的了解不代表对系统的了解。我们人体是怎样的?我们人体是由60兆细胞组成的一个庞大系统,它不亚于一个宇宙,而在人体这个系统当中,我们可以想象自己是一个巨型的圆底烧瓶,分分钟在你体内有无数的化学反应正在产生,包括你在听,你在思维,你在回忆,这都是无数的生化过程在你体内发生作用的。所以我们是一个庞大的系统。 那我们过去的认知局限在哪里?打个比喻,我们每个都参加过高考,高考卷如果是100分满分的话,头80分叫做基础知识,它考察的是学生对每一个知识点的掌握,而最后20分是综合应用,一个学生好与不好,能否上清华、北大是靠最后20分的综合应用题拉开分的。意义在哪里?你对每一个知识点可能会掌握的很好,但是在综合应用题里面,要跨章节,跨学科,它要综合来解决一个复杂问题的时候,这种能力就不是每个学生都具备的。 同样,当我们人类对生命真相的点了解已经很深入的前提下,当我们真的回到人体是一个系统,在这个观点之下重新去看待的时候,会发现我们过去的很多思维,已经无法来驾驭这个真相,如果我们相信这一点的话,我们去想一个逻辑,如果我们身体是一个系统,你承认了,那你所谓的亚健康是什么?是你这个系统失衡了,出现问题了,而一个系统出现问题的时候,你用几个单体或对某几个生命环节进行干预的话,用点的干预去解决一个系统的问题,这说的通吗?其实说不通。 问自己一个问题:你每天都在吃药,目的是什么?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想在座的绝大多数人,都应该或者自己身边一定有朋友被医生诊断过,你有某种疾病,开始给你吃某种药,那么我们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每天吃药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治病吗?治病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能够好,我们自己问自己,或者问你身边的那些朋友,或看你自己的父母,有哪个人打开始吃药起,他的药可以停?他药是停了呢,还是因为一个病,并导致更多的病,由吃一种药开始到最后吃一把药,到最后医生告诉你,抱歉,你要终身服药。哪种是我们生活中更常见的?所以我们每天在吃药,我们的目的是可以痊愈。但是很多情况会很悲哀的告诉我们,我们会反而越吃越多。 问题出在哪儿?问题就出在我们如果认为身体是一个系统的时候,你用一个单体或对某一两个生命过程进行干预的情况下,短期之内它真的会有效,但是长期这种点对系统的干预,一定会造成一种破坏。 “打地鼠”游戏的启发 这个游戏想必很多人都玩过,打地鼠,特别像什么呢,我们刚刚有一个不好的身体信号出来的时候,医生给你吃一个药,把这个问题给打趴下,把一个地鼠给打进去了,但是医生不会用一个系统的观念来把你身体的内环境进行一个调理,于是乎把一个问题解决好了,它就会冒出其它的问题,最开始其它问题冒出来比较慢,你在点对点打击是有效的,但当这样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当这个锤子顾及不过来的时候,它就会误把这个雷给打了。于是这个游戏会干吗,GAME OVER。一个电子游戏可以GAME OVER,有重启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人的生命,如果你的系统用一个错误的观点进行干预之后,你的生命没有重来的可能。 关于健康的秘密:细胞 所以当今天我们来聊婕斯的时候,更多应该去聊关于健康的一个秘密,在细胞底层给我们讲的一个启发。我也会坦言,我是学中医的,在我过去的大学教育当中,我没有接触过细胞医学。而且我也相信目前在婕斯这个平台,有很多三甲医院的权威专家都在分享和推广婕斯,我想他们也一定在原来的教育体制内,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叫做细胞医学,因为这个学科太前沿了。 大家能看到一个现象,在婕斯里面搞定医生容易吗?特别不容易,我的推荐人搞定我用八个月,而当我现在试图跟一些医生朋友去分享的时候,他们会拿出我当年的嘴脸来对我,你一定被骗了,这一定是场骗局,你怎么还会相信这个?我们会看到很多医生是怎么来进入婕斯的,最开始也是质疑,也是不相信。但是在一些机缘之下,他们感受到产品的魅力之后,当他们真的本着科学的态度,去研究婕斯到底是怎样从细胞层面帮助我们来掌握自己健康命运的时候,很多医生可能都会跟我一样,一拍大腿,这东西太好了,我要分享给更多的人。所以这个事情它代表一种趋势,代表一种新的认知,我们真的应该了解。但是因为它太新了,我会降维到一个大家能够理解的一些简单的话来表述。 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我先用一个比喻,石榴大家都吃过吧,每一颗石榴籽嘭嘭弹,红颜色的,特别像我们的细胞。我第一个大白话是什么呢,叫做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在座很多人可能都买过石榴,石榴有一个特征,有的石榴你买的时候看外面,挺好的,很光鲜亮丽,但是看起来很好,一定代表它真的很好吗?不一定。有的看见很好,你回来一切开会发现什么,它里面已经有坏的部分,这像什么?就像我们很多人认为,我身体很好啊,没有问题呀,大家知道吗,在医生眼睛里没有绝对健康的人,所以你以为的好,未必是真的好,因为你的生命从开始已经衰老,所以你内部会存在一些潜在的风险,是一种外面的自我感知,你感受不到的。 第二。我们还拿石榴做比喻,这里有很多的妈妈,比如说你把石榴切开,想给你的亲生儿子榨一杯石榴汁,就发现里面有几颗坏的籽儿,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把籽儿挖了,假装里边是新鲜的,给儿子榨汁,第二个方法,看里面有坏籽整个扔掉,不能再榨汁了。对亲生儿子的妈妈来讲,你会怎么选择,第二种是吗?没有人选择第一种,为什么?我把这些挖了之后,剩下看起来挺健康的,给我儿子榨汁吃,为什么不可以?因为当它有坏的时候,就意味着这里面已经不新鲜,这个很简单的道理,但是想一想,当我们自己身体出问题的时候,很多人愿意选择进行手术,切了就完了,就这么简单吗?如果你内环境的新鲜度没有进行一个干预的话,你把它切了,还会旧病复发,就像我一个伙伴,他有肠息肉,遇到我们之前连续七年每年去切,没有办法。听完之后我就乐了,听说股市有收韭菜的,我还没听说有年年割肠息肉的。他医生跟他说了,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割。为什么?因为把坏的东西割掉了,但是他的内环境没有进行干预和改变,土壤没有改变,你坏的部位早晚还会旧病复发,而且复发着、复发着就会向癌变转移了,所以这也是细胞健康告诉我们的。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第二个大白话大家也很熟,尤其是一些上岁数的人,叫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们老人都有观念,说这个物件是怎么坏的?用坏的。所以坏这件事情并不是从外来的,而在使用过程当中,随着时间的累积,由内而产生的,叫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们的身体是不是也是物件?也是个物件,我们绝大多数人现在是在旧三年的状态下,如果你进行合理的、对的方式进行干预,进行保养的话,你可以避免往缝缝补补方向走。如果你要干预得很好的话,有可能还会逆龄,回到历久弥新的状态。所以“老、病、坏”这些东西我们脑子要有概念,不是外来的,是内部产生的,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是由内而外的改善,而不能靠一些简单粗暴的手段来一刀切之。 细胞及细胞系统衰老加剧主要因素:体内垃圾、生物时钟、免疫力 Read more…

95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又造假!美司法部起诉华人保健品公司 又造假!Confidence USA Inc

美国康菲登斯公司((Confidence USA Inc)又译“信心公司”是一家由华人持有和经营,专门生产和销售营养保健品的公司。位于纽约长岛的这家公司因涉嫌生产和销售造假营养保健品,23日被联邦司法部告上纽约市布碌仑联邦东区法庭。 位于纽约长岛的康菲登斯保健品公司 据起诉书中称,这家公司涉嫌生产和销售逾50种掺假营养保健品,违反了联邦法律,检方寻求永久禁令,以阻止被告康菲登斯公司继续生产和销售掺假的营养保健品。 华人比较青睐食用营养保健品,并为此花费不菲。而该公司生产的营养保健品就是看中了海外的华人市场。该公司的保健品按功效分为青春保健、瘦身美白、心血管健康,泌尿系统保健、大脑功能等16大类。销售的保健品也是华人熟悉的产品,如冬虫夏草胶囊、灵芝胶囊、固元膏、阿胶饮、瘦身宝,水解胶原蛋白、Co-Q10和蜂胶胶囊等。 据联邦司法部当天发出的消息称,这家涉嫌造假的华人药业保健公司总裁钱海伦(音译:Helen Chian)和公司经理赵吉米(音译:Jim Chao)等被告,在过去的几年中分别以(Confidence USA)、(American Best)、(USA Natural)和(The Herbal Store)的不同品牌,制造和销售超过50种掺假营养保健品。 (confidenceUSA)公司的产品在各大网站销售(图片来源:Google搜索截图)   联邦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多次反复检查该公司的产品后,发现了产品掺假。在检查过程中还发现该公司的保健品在生产、包装和保存上都不符合cGMP这一国际药物生产管理标准,违反了《联邦食品、药物和化妆品法案》。 据起诉书中称,被告无法证明,也无法核实他们生产的营养保健品所包含的每种膳食成份,也不能证实他们的产品所含营养成份在纯度、组成,还有污染限制上符合标准。药物管理局(FDA)曾于2011年向这家华人保健品公司发出过警告信,指出该公司产品存在的缺陷。2012年联邦执法局(United States Marshals)接获该公司产品掺假的投诉后,也检查过这家公司的部分产品。 而在该公司的网站上,分别用中文、英文、西班牙文、越南文等介绍道:“我们公司是美国营养保健品和植物制剂的研究和开发倡导者,这20多年来,康菲登斯公司已经是一个著名的、信誉良好的国际保健公司。” 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瑞查德(Richard P.Donoghue)指出,数百万美国人因为信任这些产品是安全的而服用,在起诉书中有表明,美国药物管理局(FDA)将会采取行动来保护消费者,并促使全美国的营养保健品制造商和经销商遵守现行的安全标准,保证公众安全。 对于向保健品康菲登斯公司提起的诉讼,联邦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法规事务主任米霖达(Melinda Plaisier)指出,FDA的首要任务就是确保产品的真实性,消费者所购买的营养保健品应该符合质量标准,含有的食物补充营养成分应该恰当,管理局将会继续对出售掺假营养保健品的公司采取行动。 摘自:万维读者网 #造假  #confidence 49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49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