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

祖国是母亲 那父亲是谁?一个小学生向老师提问,今天终于有了70年没回答的答案 有关部门推荐这文章的意思是对领导像对父亲一样那么好,不能厚此薄彼。 这推荐太英明! 转发一下:中共北京市组织部推荐了一篇文章《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近日,这篇文章在网络上火得不得了,究竟这篇文章好在哪里呢?值得大家一读,读完之后,答案就在心里。 《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 前些天,工作出了些差错,搅得我心神不安。那天晚饭后,父亲打来了电话,说:“赶明儿我去给你们送冬白菜,自家种的,你们不用买了,省点儿钱……” 听了父亲的话,心情烦乱的我口气有些生硬地说:“这大冷天的,你折腾啥?两蛇皮袋白菜能值几个钱呀!”正在刷碗的妻子一听情况不妙,赶紧跑来,抢过电话,一边应承着一边谢着父亲。 挂断电话,妻子嗔怪着,说:“父亲给我们送白菜也是一片好心啊,你怎么那么说呀!看看你对待领导那劲头,你什么时候能拿出一半来对待父亲呀?” 想想也是,咱对待领导向来谨小慎微、毕恭毕敬,而对待父亲呢,很多时候似跟“恭”与“敬”还相去甚远,而父亲大概早已习惯了,也从来不跟我计较。别看妻子整天说话没个准儿,这句话还真说到我心坎上了。前思后想,实在有些惭愧。以往的就过去了,这次父亲来送白菜,一定要好好对待。 第二天,父亲冒着严寒来了,我赶紧泡上一杯热茶,双手捧到父亲面前。父亲先是愣了,随后赶紧站起来,双手接了过去。他将水杯里的茶水喝下去一半时,我刚端起来要添水,父亲赶紧使劲儿握住我的手,说啥也不肯让我为他代劳了。 父亲有烟瘾,交谈中他曾两次不由自主地掏口袋,可是香烟还没拿出来,又若无其事地把手抽了出来。我知道,他是怕我说他。当我再次察觉他的举动时,我边从茶几下摸出打火机,边告诉他,想抽就抽一支吧。父亲歉意地笑着,目光中满是犹豫,直到我手里的打火机“啪”一声跳出了火苗,他才掏出烟来。我为他点烟时,他夹烟的手指有些颤抖。 午饭后,父亲要返回去了。他想乘公交车再转长途汽车,我决定叫辆出租车送他到长途汽车站。出租车停到父亲身边,我一步上前帮父亲打开了车门,父亲要上车时,我用右手护住车门的上沿,怕父亲碰了头。父亲看到我这一举动,笑容顿时凝固了,用一种诧异又很感动的眼神看了看我,才坐进了车里…… 下午四点多,母亲打来了电话,说父亲平安到家了,母亲还说,父亲回到家里很高兴,变得跟小孩子一样,把我给他倒茶、点烟、开车门的事儿,不厌其烦地讲了好几遍……听着母亲的述说,我突然眼角酸酸的、涩涩的,百感交集! 倒茶、点烟、为领导开车门……平日里,我在领导面前不知重复过多少次,而在父亲面前,仅仅做了一次,父亲便记住了、满足了,觉得自己幸福了!想到这些,我心里如猫抓一般难过…… 点评:这篇文章写得朴实无华,处处洋溢着真情,读来让人感同身受,发人深省,耐人寻味,感人至深!的确,作为社会上的一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忙着为自己的事业和未来打拼,但是就在忙碌中,我们或许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为人子女。父母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无条件爱你的人。 中共北京市组织部推荐了一篇文章《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近日,这篇文章在网络上火得不得了,究竟这篇文章好在哪里呢?值得大家一读,读完之后,答案就在心里。 孝在于平时的一言一行。 1,10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1,10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要想证明一个人没有任何病,很难。要想证明一个人有病,很容易。

老了,就是老了。好好活着,不要庸人自扰,杞人忧天……看人家医学大家是怎么说的? 转帖: 胡与冯都是我的北京医学院同学,我很同意他们的对话,所以转载给大家。 “胡大一”大夫与“冯周琴”大夫的对话摘录: 冯周琴: 大一你好,我完全同意你不与慢性病为敌,要与慢性病为伴,合理管控,正常生活的观点。 由于检查设备的使用,现在,要想证明一个人没有任何病,很难。要想证明一个人有病,很容易。 你身体再棒,也经不住B超、CT、MRI、DSA和各种化验的考验。如果按照正常标准,可以证明人人都有疾病,特别是中老年人。加上,有的医疗单位把体检当成生意做。有的人本来就为本没有任何症状的检查中偶然发现的异常非常敏感。有的医生也不了解检查中发现的异常,如脑内脱髓鞘啊,脑萎缩啊,腔隙性梗塞啊,某条脑血管狭窄啊等等。常常会把危险因素当成疾病,把阴天看成已经下雨。 在社会上,如果一个人,还没有下雨,就穿上雨衣,撑起雨伞,穿上胶鞋,那大家一定会认为他是“神经病”……但在治疗疾病时,这样的“神经病”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也没有感到大惊小怪。这真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 还有就是,把老看成是病,老就是老,和年轻就是不一样,根本不能用年轻人的标准去衡量一个老年人是否正常。我们看到自己脸上有皱纹,头发变白了,从来不会去担心害怕,但看到自己颈内动脉有一个斑块,就天天惶惶不可终日。这完全没有必要嘛。你看看你们家的水管,看看你们家的茶壶嘴上是否有水锈,这斑块不就是血管用时间长了的变化吗?如果都没有变化,那秦始皇到现在恐怕还活着。 因此,我完全同意大一教授的与慢性病为伴,不能与慢性病为敌之说法。 你与它为敌,过度治疗它,它一定也以你为敌,更加伤害你的健康。 有一个59岁的女干部,没有任何症状,却强烈要求在体检中增加一个脑血管检查项目。MRA检查发现她左侧大脑中动脉狭窄,她又强烈要求放支架。支架术中,血管破裂,导致脑出血,昏迷,一周后就……她爱人后悔得哭天喊地的。 实际上,介入治疗(支架)的适应证是正规抗栓治疗无效和症状性颅内供血动脉的严重狭窄。她一条也套不上,这又是何必呢? 望理性的网友们,能够正确的看待年龄,看待自己的身体,正确的看待疾病,更要看清医院和一些医生!   818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818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