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总裁助理,41岁北大才子!临终前给4岁儿子留下3句话

他从小就是大人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履历光鲜亮丽:

  • 1994年考上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
  • 1999.8-2001.8 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硕士,
  • 2004.10取得英国南安普敦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
  • 2006.7-2013.6任华为无线营销部总裁助理。

然而今天要讲的,却不是一个精英人士一路开挂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他叫魏延政,1975年出生,2011年2月被确诊罹患“透明细胞肉瘤”,该病三年死亡率80%。为对抗癌细胞,他失去了整条右腿,半年内三次绝食近3个月,

经历了大剂量的化疗和放疗,经过5年的苦苦坚持,8月8日不幸离世。8月10日,追悼会在上海举行。

在生前的日子里,魏延政给四岁幼子留下三句话,这两天在朋友圈疯传。

翻阅魏延政的博客,被这个坚强的灵魂震撼!

他患癌、抗癌的整个过程,他对人生的理解,对爱的感悟,对教育的分析,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

1、癌症确诊 在地铁里泪如雨下

2011年2月,魏延政感觉右脚无名趾上那个存在多年的小疙瘩不大对劲了,出奇的疼,甚至夜不能眠。到医院检查结果很不乐观,是一种很罕见的恶性肿瘤,是肉瘤里恶性最强的。当时,魏延政刚结婚半年,妻子怀孕4个月。

以下是魏延政博客内容摘录:

我和妻子一夜无语无眠,都忍着不哭出来,怕对方受不了。

妻子大着肚子往医院跑,帮我联系专家。一天中午,我从公司赶到医院时,妻子从专家门诊走出来,老远我就看到她的脸上满是泪水:“医生说,要么横切掉半个脚,要么切掉整个脚。”

我茫然,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一个下午。快下班时想起还有活要交代,匆匆赶回公司。

地铁上,收到岳父发来的一条短信“小子,人生总有风浪。在你的年纪,你已经历太多。我们都是你坚强的后盾,相信你一定能战胜一切!你的妻子儿子需要你,他将来一定比你更出色!”

短信没有读完,就再也忍不住泪水,在地铁车厢里,任它迸流而下。我仰起头,对着车厢天花板,还是逃不过拥挤人群的视线。

到了一站,我走出车门,几位好心人跟了出来问,“没事吧?”我无法忍住泪水,却说“没事,没事”;几位好心人仍跟着我,“你真的没事?”“真的没事,真的没事,”我呜咽着,“我不会卧轨的。”

2、最后一晚和同事们在一起

在公司上班的最后一个夜晚,产品规划部邀请我给大家讲讲,过去半年公司高层对大战略的一些思考,我欣然前往。因为我知道,那将是我最后一晚和大家在一起了。

在座的所有人都还不知道我的病情,虽然第二天我就要住院截肢,我不想流露出丝毫的哀伤。他们看到的是我毫无停顿的谈笑了一整个晚上……有时候,不经意的一个晚上就成了最后一个晚上。

3、绝望中坚持 陆续断食74天

为了避免对年岁已高的父母造成打击,我尽量不走漏风声,直到后来截肢手术。化疗结束时,我才千里迢迢回到新疆老家的父母身边,面对面告知我的病情。

老父亲惊住了,一直喃喃的说:“这不可能!癌症是老年人才得的病啊!”这一生,父母已经承受过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我高三那年,已经上大二的哥哥因意外事故离去。我的生病,又一次沉重打击了他们……

魏延政生病后不断自我休整,包括断食。

截肢手术、放化疗之后,从2013年10月起到2014年4月底,魏延政半年内经历过20天、24天、30天三次断食。目的只有一个:阻断机体给癌细胞的给养,说白了,就是饿死癌细胞。

“断食期间,真的什么都不吃?”“嗯。只喝矿泉水。”“饿不饿?”“别老想着就好了。白天该干嘛干嘛。我还出差给企业讲课呢!”

4、截肢后,妻子就是我的另一条腿

由于他患上的这种肿瘤细胞比较罕见和顽固,放疗、化疗的剂量都超大。当然痛苦也比别人多许多。别说闻到一点油腥味,就是脑子里闪现一下哪怕喝一口水的念头,就会大口大口呕吐。

妻子一直鼓励、支持着我,从没有嫌弃过我,我是幸运的!截肢手术后回家的那段时间,孩子刚8个月大,夜里总醒,她就让我单独在另一间屋睡。一天夜里,我听见她屋里有哭声,就单脚蹦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孩子睡着了,她自己在那儿强忍着不出声的哭。我坐到她身边,安慰她说——我还在呢,别怕啊!

我知道那个时候,她非常需要我的安慰……其实我也是!我们互相鼓励着。如果说截肢后我只剩一条腿了,那么她就是我的另一条腿。

2013年底的一次北大校友联欢会上,一位北大校友看到魏延政拄根手杖跛行,静静坐在一隅看着大家欢乐,开玩笑道:“哥们儿打球伤着腿了吧?”他平静地拍拍右腿说:“我这条腿是假的。”校友当时愣住了,赶紧为自己的冒昧道歉,他微笑说没啥。

5、要是我很想你,你还能回来吗?

我问儿子,“你知道爸爸得了癌症可能会死的,你知道死亡是什么?”儿子说,“就像超市里的死鱼,它们的爸爸妈妈再也见不到宝宝了,宝宝也再不能见到它们的爸爸妈妈了。”

儿子说,“要是你没了,要是我很想你,你还能回来吗?”“不能了。”“要是我很想很想很想你呢?”“那我也回不来了。”

小人儿坐在我的腿上,茫然了好一会儿,眼里的泪水越来越多,我也无法忍受,我知道这个对话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又搂起他不住亲吻,但不知道说些什么。

也许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么多的道理不是一时半会能给他说清楚的,我究竟该给4岁的孩子留下些什么?

我拉着儿子走到小黑板前,写下四个字“智力、毅力”,智力就是你聪不聪明,毅力就是一件事没做好要有长年累月的决心一定要把它做好为止,这就叫毅力。

毅力和智力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人天生就一辈子都聪明,小时候聪明但是没有毅力不努力也就小时了了,只有有毅力的人可以把自己变得越来越聪明”。

第二天儿子放学,我又教了四个字,人生做事第二要靠“朋友和助力”。

小孩长大后就要自己讨生活混社会,做人在先做事在后,所谓做人简单讲就是多交朋友,一群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大得多,对朋友要真诚相待,你帮朋友,朋友帮你,这样才能做大事。

第三天的四个字是“眼界、定力”。

眼界就是一个人能力变大了、能做的事变多了;当一个人能力大能做的事多了,就会有很多人和事都想找他来做,好事坏事都有,甚至好事里面都可能蕴藏着坏事,只是短时间很难看到,这时候这个能力大眼界大的人就需要禁得住诱惑、少犯错误、多做好事,这就叫定力。这世上大多数人也就只能做到昨天说的“朋友和助力”,只有少数人才能做到大能力、大眼界、大定力。

6、生命的最后,《人生若如几回忆》

近些日子,身体几乎到了崩溃边缘,大堆胸腔积液导致无法呼吸,住院治疗。我常常预感是否走到了尽头,几天滴食不进,仅靠滴液维持,喘气说话也极度困难,医生也对妻子说,“做好思想准备”。活着,真难!

魏延政最近一条微博发于6月23日:朋友,你可曾想过,假如某一刻你的生命突然倏忽而去,你该给你最挚爱的人留下些什么?

8月8日,魏延政带着满满的爱走了。他生前曾写过:人一生能爱过几次?

第一次的爱,是依恋,孩童对父母的爱,是用一生来回味的;

第二次的爱,是寻觅,我们总是抱以最真诚的愿望,却往往未成眷属,是用后半生来忘却的;

第三次的爱,是相伴,当人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一阶段如画卷一点点展开,我们沉浸其中,来不及欣赏每一段美好,只得须臾回想起彼此初见,岁月流年,ta可能有某些不如意,但ta永远定格在那个最风华动人的一刻,只有ta是用一生来相守的;

第四次的爱,是回报,一个小生命的降临,抱在怀里满心欢喜,一时不见满是挂念,是用一生的感悟来回报的。  

我算是幸运的,四次爱都经历过。

谁也无法预估生命的长度,

唯愿你我珍惜当下的每一天,

活好眼前的每一分钟。

再见,顽强的战士!

再见,不屈的灵魂!

愿你不管经历多大的人生落差,

都能勇敢地去挥手啊。


悲 — 盲目的 靠饥饿想饿死癌细胞,却不知道 饥饿 饿的还有自己健康的细胞 — 断了自己的生命本源。

1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