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tojic教授是一名医学博士,他是诺维萨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ovi Sad )和贝尔格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Belgrade)的教授。Ostojic教授是最早探索 分子氢 的研究人员之一,也是亚洲以外第一位发表氢疗法和富氢水临床研究的科研人员。

本次对话讨论了分子氢的研究趋势与Ostojic教授的研究领域:富氢水与分子氢如何作用于提高运动性能与恢复运动急性损伤等。

(注:在下列对话中,H代表主持人,O代表Ostojic教授)

H:教授你好,可以和我们说一下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分子氢的吗?

O:噢,我刚开始的时候是2010年是我的一个化学博士同事和我说起富氢水的。他觉得这是一种新的膳食补充剂,并向我保证,富氢水和我以往研究的膳食补充剂都不一样。

他说自己几年没锻炼了,但是在锻炼的时候喝了富氢水,锻炼完竟然一点肌肉酸痛的感觉都没有!这也太神奇了,为了确认真实性,我就开始了研究。说实话那时候研究的人还没有现在这么多。

H:十年前确实还没有那么多人做氢研究,可以说说你们的研究吗?

O:其实我大半生的精力都致力于应用生物能学(Bioenergenetics),这门学科专注于理解健康和疾病受损生物能学背后的生理学和部分生理学,而线粒体是这一过程的中心。我们采取了不同的干预措施,防止生物能受损。生物能障碍与运动表现差、心脏代谢健康以及不同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有关。氢可以作为一种特定的靶向线粒体营养品,至少我是这么叫它的。它是可以进入线粒体的非常小的分子,可能会调节线粒体、中和活性氧。含氢的膳食补充剂是我最喜欢的,所以我也很期待能在未来看到更多广泛的应用。

H:其实比如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它是一种由于不良生活方式所导致的病,没有药物能进行针对性治疗。但我听说你的研究对此很有希望?

O:是的,没错。非酒精性脂肪肝这种病很多人有,特别是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它的发病机制并不明确,但是在我看来,我们做的研究在此方面很有希望。我们做这个实验的时候只有12名参与者,但我们还是作为双盲随机对照试验进行的。经过28天的氢干预,也就是让他们饮用富氢水。喝富氢水似乎对此非常有效。我们使用了较为先进的检测技术,就是磁共振光谱测量。测量了肝脏中的脂肪累积水平,似乎氢在肝脏周围的特定焦点显著地减少了肝脏损伤。虽然没有发现统计学意义,但身体脂肪也会减少,而且这一切仅仅发生在28天之内。

H:这确实为后续的研究提供了参看和希望。

O:是的,不仅如此,现在通过HOMA2分析血液中边境胰岛素分泌以及葡萄糖和其他标志物的综合指标,科学界提供了氢干预后血液中整个葡萄糖稳态的一些一般信息。氢对胰岛素也产生一些影响。当然这还只是一个初步的研究,还没有确切的数据,它只是一个方向。如果真的研究发现氢对胰岛素产生益处,我想这对于那些糖尿病患者,特别是二型糖尿病患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H:但是现在对于氢气的怀疑还是有很多,因为氢还没有属于自己的药效学。很多人对此持一个怀疑态度。
 
O:虽然确切的药效学还没有,但不可否认的是氢确实有效。我想,这个东西可能要等科学继续发展,才能真正地给它(的药效)“一个定义”。而且对于氢的怀疑可能存在于消费者当中,但不在我们科学界。科学界对此是毫无疑问的,我所撰写的相关内容也都得到了广泛的接受,我会在很多学术会议上分享我的研究成果。很多人都像当初的我一样,对氢很感兴趣,大家也很期待我们的实验结果。我认为你所说的这个怀疑论并不存在于我们学术界,科学界里关于氢气的文章可以说是成百上千之多——这还仅是那种学术质量比较好的。
 
H:但这种怀疑论一时半会儿在人们心中还是比较难消除,他们有着一种刻板印象。
 
O:这是没有办法的,想要消除人们的刻板印象是很难的。我想也是因为有些无良的公司破坏了行业生态,他们做出了太多的虚假宣传来欺骗消费者,劣币驱逐良币,你懂的。所以真正像你们这种踏实做实业的公司也比较无奈。也许以后业态会变好。
 
H:是的,真是这样的。
 
O:在我看来,教育是让人们接受氢的关键。只有人们了解、才会打破心中的疑虑,当然,这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事。
 
H:那您可以和我们说说氢气与运动方面的案例吗?我想,很多热爱运动的消费者想要得到这方面的信息。
 
O:你知道现在国际推荐的运动损伤急救方法是R.I.C.E.就是让受伤运动员马上停下运动,进行冰敷,压迫或举起伤口,让血液循环慢下来。但是富氢水也有同样的、甚至更好的功效,比如说将受伤的腿放进富氢水中,在最初的24小时内,我们可以看到特别积极的效果。当然这结论暂时只是来自一个个案的研究。
 
H:在最后我想请教授说一下关于氢浓度,浓度高低有影响吗?
 
O:氢浓度高当然比浓度低好。上面也聊到了一些做虚假宣传的公司,他们有的就会宣称氢浓度不重要,因为他们的产品本身浓度就不高。但是美国加强了氢浓度的监管,特别IHSA 国际氢标准协会成立并制定了一个统一的市场标准以后。设定标准就说明了氢浓度确确实实是有影响的。
 
H:有个中国的团队正在研究帕金森,他们说即使每天饮用富氢水,但如果浓度不高还是没用,您觉得呢?
 
O:我觉得这结论没问题,我看过他们那个研究。我想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些高浓度的富氢水,如果浓度太低,其实起不到一个补充的作用。当然有人可能会说,就算浓度低,但是可以多喝,最终进去的氢含量也不会少,但是我想说,人一天能喝个十来升水吗?这很明显的无稽之谈。
 
H:那您觉得氢对帕金森症会产生影响吗?
 
O:氢是一个非常小的分子,很容易进入大脑。我们在治疗帕金森氏症或阿尔茨海默氏症的第一阶段评估中有很多很好的药物,但是真正在使用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产生很好的效果,我想这是因为药物从肠道输送到大脑并不容易。
氢可能是第一个进入到大脑并在细胞、线粒体内部、大脑等难以触及的组织内发挥作用的。神经退行性疾病都有相同的症状或特征,就是细胞能量处于一种低水平。而氢气可能会增加大脑的细胞能量,从而可能会提高帕金森氏症或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的生活质量。
 
H:我感觉这将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O:是的,如果有下次,我可以和你我更多的研究。
 
H:好的,谢谢教授,我们期待与你下次见面。

1,921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Categories: 氢气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