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今天的医学对慢性病束手无策

一个慢性病的发生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它是身体修复失败的外在表现。身体的修复能力不会轻易地就放弃就举手投降的。当身体的某一处损伤后,身体就开始修复,而慢性病的发生过程就是不断地进行损伤修复。修复再损伤、再损伤再修复的往复过程,通俗地讲就是身体的某个地方坏了,给修上后又坏了,再给修上后又坏了,这个过程不断地重复进行。在这一过程中,身体会从全身各处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营养素到受损伤的部位进行修复。我们的身体很有意思,最会干的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的事,但前提条件是东墙允许拆,拆一点也没什么大的关系。直到有一天,再也没有多余的东墙可拆了,此时本质上就是可调动的营养素被耗尽了,没原料了,修复才眼看着损伤的发生而无可奈何,自己空有一身的本领而无处施展。

—-  以上 摘自 王涛博士《 失传的营养学 – 远离疾病》

我们的身体始终是处于一个破坏和修复的平衡当中,每一次病变的时候,身体会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让其持续下去,这时如果细胞通过营养修复的能力过强就会出现好转反应(这是个好现像,但出现的症状和一些疾病的表现相近,不留意就会认为是 病发,然后是用药去压制。 这个只有病人细心体会才能感到与真正生病的不同)。如果这时不想办法恢复它,就会一直拖到最后 一颗稻草 压上去。

细胞需要的原材料:水,氨基酸,蛋白,多种维生素,矿物质,酵素 等等。

细胞不需要药 —  药对细胞来说是 毒药,是用来减慢对疾病产生的一些现象的反应,用来麻目神经,减缓神经对疼痛的反应。

aging-010

附:医药的负作用 ,受害的人数不胜数。

据有关资料记载:“1976年,哥伦比亚的堡高塔市的医生罢工52天,当地死亡率下降了35%,被称为‘不寻常的副作用’”。同年在美国洛杉矶,当医生对医疗事故保险涨价不满而罢工示威时,全市病人死亡率下降了18%。加州大学的医政科教授米尔?尔罗密默医生调查市内17家医院后所作的报告显示:在罢工期间,每一家医院平均减少了60%的手术。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以色列,1973年以色列全国医生罢工,为期长达一个月,根据耶路撒冷埋葬协会的统计指出该月的全国死亡人数下降了50%。1983年,以色列医生再度罢工,为期长达85天,按照斯莱特等人在英国的《柳叶刀医疗刊》中的统计指出:在医生罢工期间,以色列全国的死亡人数下降了50%。

同样的死亡率下降发生在30年前,原因也是由于医生罢工所致。按波美拉特博士对80年代医生罢工与死亡率下降的调查指出:死亡率下降与医生罢工日期的长短成正比。例如在加拿大曼尼巴涛巴省的医生罢工两周,死亡率下降为20%,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医生罢工3周,死亡率下降为30%,在以色列医生罢工85天的死亡率下降则为50%。

根据1988年美国《亚利桑那州共和刊》中一报告指出:美国全国在一年中有近200万住院病人是由于药物的不良反应所致。而这200万人中有4%的人即7.3万多人,更是因为药物中毒过深而毙命。这是医源性疾病所引起的。

医师罢工,死亡率降低——现代医学的黑色幽默,是偶然,还是必然?其实,早在20世纪7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就指出:全球死亡患者中有1/3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于不合理用药;由于用药不当而引起的药源性疾病,导致死亡的人数已经10倍于传染性疾病夺去的生命。

 

31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