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軼:身經百戰,這次感到極其無力

這篇管軼的訪問,必讀,自己思考,自求多福。重點: 【管軼:身經百戰,這次感到極其無力】(23/1,財新網) 管軼昨天(1月22日)剛從武漢回來。 “連我都選擇做了逃兵。”管軼是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目前擔任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稍早前他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對武漢肺炎可人傳人、發展曲線等做出了精准的判斷。 “我現在在自我隔離。”管軼把自己鎖在房間裡,1月21日-22日,他和團隊來到武漢,希望可以幫助找到動物源和對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無力,很悲憤。” 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管軼與其團隊在廣東發起SARS病原調查和診斷,率先分離鑒定出SARS冠狀病毒並證明果子狸等市場野生動物是SARS的直接來源,通過建議政府取締野生動物市場,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發及流行。此外,他曾確定了目前在東南亞、歐洲和非洲地區傳播的H5N1流感病毒的所有主要前體和傳播途徑,提供了世衛組織提出的大多數大流行前期H5N1疫苗株。 武漢疫情仍在蔓延。截至1月22日24時,國家衛健委公佈,全國25個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其中,截至22日晚上8點,湖北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444例,17例死亡病例均來自湖北。1月23日淩晨兩點,武漢市終於發佈交通封城的通告。 管軼1月23日上午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指出,現在封城,實際效果存疑,因為不少人口已經流出回家過年,保守估計,武漢肺炎感染規模也要比SARS多得多。 財新記者:你在武漢最新觀察到了什麼? 管軼:我是21日到達武漢,下午3時到了當地的一個菜市場叫小東門市場,看到的場景一片祥和,好多人還忙著置辦年貨,我對此極其驚訝。因為這次武漢肺炎發源於華南海鮮市場,目前動物感染源還沒有找到,而其它菜市場看起來衛生情況也不理想,小東門市場地上是潮濕的,衛生狀態十分惡劣,通風設備也很差,我觀察市場裡的民眾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 此後,我又見了一些當地部門,到了晚上我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了,就連我這種也算“身經百戰”的人都要當逃兵,於是趕緊定了22日的出城機票。 第二天在機場,讓我再次驚訝到掉了下巴。機場人流已明顯下降,而機場居然還有個別旅行團出遊。 更讓人不解的是,機場的地面沒有消毒,只有人手握體溫計監測體溫,我觀察了武漢的候機廳內,只有零星的地方比如星巴克放上了消毒液。 當我過安檢的時候,拿著放行李盒子的安檢小姑娘,只帶著最簡易的一次性口罩。我說:丫頭,你的口罩品質不行,你每天接觸這麼多旅客,她說因為上面擔心影響形象不讓戴,這是她自己準備的。 這說明即使前兩天中央已經發話高度重視,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我當時就想,這都要“戰爭狀態”了,怎麼還沒拉警報啊,百姓好可憐,還在安心準備過大年,完全對疫情無感啊。 財新記者:你在武漢找尋動物源頭等工作有什麼進展? 管軼:我吃了不少閉門羹,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並不多。他們管理很慣性,也許認為自己更有能力。 但關鍵一點我想指出,當時華南海鮮市場封掉,洗地,“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怎麼破案啊。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複雜的過程,我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把它歸咎是元兇,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財新記者:如何看待武漢封城的舉措? 管軼:評價一個措施要看時間點和效果,時間點我覺得已經錯過了黃金防控期,效果我並不樂觀,首先春運大潮已經快結束了,洶湧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此外,已經出城的那些人,會不會或者懂不懂怎麼自我隔離。我看當地政府似乎不作為,連個隔離指引也沒有給到出城的人。 武漢肺炎國家已經下發檔,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但以我親自觀察調研所見,到22日武漢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 財新記者:如何分析接下來疫情走勢? 管軼:爆發是肯定的。“武漢通九省”,加之錯過黃金防控期、以及春運大潮,有些人不作為。 我也算身經百戰,經歷過禽流感、SARS、甲流H5N1、豬瘟等。但對於這次武漢肺炎,我真的感到極其無力。根本沒法跟SARS疫情相比較。當年SARS最初是在珠三角幾個城市發病,之後是北京和香港。 SARS的60%-70%的感染者都是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的接觸者就可以了。但是這次,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要做流行病學調查已經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應該要幾何級數字計。 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1,10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1,10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